固安县第三小学
当前位置 :网站首页 > 教学研究

白衣“礼”赞

* 来源 : www.gasanxiao.com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2-05-17 * 浏览 : 117

白衣“礼”赞

固安三小  李宏华

老王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黑黑的皮肤,高高的颧骨显得脸又瘦又长,几道长皱纹深深地刻在额头上。几缕头发斜趴在光秃秃的头顶上,有些佝偻的背写着他一生的生活轨迹:背朝黄土面朝天奉献了大半生。老王头因为家里穷,外表又有些对不起大家,所以人到中年才混上一个老婆,隔年又添了一个大胖儿子,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,给儿子取名叫王喜旺。他对儿子特别宝贝,喜欢舒展眉头傻傻地看着儿子笑,笑得时候皱纹就更深了。

喜旺六岁那年,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几天就烧一次,在乡里卫生院看了一个多月都没见好转。可把老王头急坏了,看着宝贝儿子一天天消瘦,老王头心疼得直抓脑袋,本来不多的头发抓的已经露了尖尖的脑袋壳。“要不去大医院里给孩子看看医生吧,听说大医院里的医生都是专家级的,看病的医疗设备也比咱这不知好多少倍。”村里人好心的提醒着。老王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被病折磨得可怜的样子,而心里又思绪着家里面那少得实在是可怜的见底的家底,怕宝贝疙瘩出意外的他最后一咬牙,把自家刚打下来的粮食卖了,又从亲戚那里借了点钱,就带着儿子去大医院看病去了。

从农村出来的老王头没进过大城市,说傻点还真是找不到北了。城市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人来人往,车来车往。老王头没心思欣赏城里的繁华世界,他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儿子喜旺,一路打听才找到一个很有名的大医院。医生为儿子做了检查,诊断结果是“王喜旺的病必须赶紧动手术,晚了可能会造成终生残疾。”医生严肃的说。还要住院?还要手术?王老汉有些傻了。

同一个病房里还住着一个和喜旺差不多大的孩子,那个孩子的父母在商量着孩子明天手术的事:“我们给李医生包个红包吧,送一个会把孩子的手术做得好一点。”“那我们给李医生包个5000元吧,”老王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,可傻了眼,住院动手术还要给医生送红包的阿。看着每天几百元的住院单,老王头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钱,倒吸了一口气,下意识地把钱袋捂了捂。

老王头开始踌躇了,他在琢磨着听到的话。只有给医生送红包,医生才会认真给儿子治病动手术。可是自己又没多少钱,怀里这些钱还是向亲戚借的,要不要送红包呢?他们送个红包都要5000块,我现在所有全部也没有那么多钱。要不要送呢?唉,该怎么办呢!

“爸爸,我晕,想吐。”喜旺微弱的呻吟声打破了老王头的木讷。

“乖儿子,爸爸会让医生给你好好治病的,你马上会好的。”然后将头转向了窗外。王老汉决定了,自己没有那么多钱,就送个小红包,哪怕包个2000元的红包也好的,虽然不是那么多,但是可以让医生手术稍微做认真点也合适的,想到这老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这天就要手术了,老王头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,数出了2000块钱用红纸包起来,然后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,老王头颤抖着双手在手术单上签了字。“医生,你看我儿子就拜托你多照顾了,明天动手术麻烦你了。这是一点点小意思……”王老汉说着已经将准备好的红包放到了李医生的口袋里。李医生先是一愣,用手摸了一下红包,原先和蔼的脸绷了起来,马上又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。“老王,这个你拿回去。”

“难道李医生嫌少?“医生,我是从农村来的,手里也没多少钱,这点小意思你拿着吧,希望你给我儿子动手术能好点。”说着老王头又将钱塞进了李医生的口袋。

李医生绷紧的脸又和蔼下来,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。随后手机铃声响起,手术室打来的在催李大夫,李大夫没说什么赶紧进了手术室。

手术的时间似乎很长。当等待的他从漫长的空白中偶尔回过神来,他的目光落在医院墙上的宣传栏,“廉洁行医”几个字强烈刺激了他的大脑。说实话,2000元,这是多少个日夜才能赚回的血汗钱?可是老王头很无奈,没有办法。

手术很成功顺利,这是李医生出来后说的第一句话。孩子推出手术室已经是晚上十点。李医生在手术台上整整站了13个小时。老王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感谢的话,李医生就赶着去查房了。老王头和护士聊天,才知道李医生几乎每天都工作到这时候。身体也给累垮了,严重贫血,可是病人等着他,哪有时间安心治疗呢。

老王头在心中对自己说,真是个好医生呀。开始,还以为手术成功是那2000元红包起的作用。可看着李医生每天辛苦的工作,他知道,哪怕是没给那个红包,孩子也一样会得救。其实,2000元……,就给李医生补补身体吧。身体再强壮的人也经不起这样拼命呀!

喜旺术后恢复得很快,一周后,就可以出院了。

出院前一天,老王头到医院缴费处查帐补款,惊奇地发现帐上竟然多出2000元预交款!李医生在手术做完的当天就把2000元红包交到了孩子的住院帐上。

后来,李医生将交款单据给他,并对他说:“我从来就没收过红包。给病人治病是医生的职责所在,只是当时不收你的钱,怕增加你们的心理负担,担心手术不会成功。”

老王头手有点微微颤抖,他拿着那张收据,不禁热泪流了下来。他又看了看墙上的锦旗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走出了李医生的办公室,

几个月后,他专程带着康复了的儿子来看李医生,还给李医生带来了礼物。

李医生笑着说:“你是知道的,我从来不收任何东西的!”

老王头轻轻地打开了一个布袋子,里面装了两个玻璃罐头瓶,两个玻璃罐头瓶里,塞得满满的,全是粉红的花生皮儿。

他几经周折打听到的秘方,粉红的花生皮儿煮水可以治贫血。李医生哪有时间去一粒粒剥花生皮?他想。于是,他就和儿子,花了几天时间,把两麻袋准备播种的花生的外皮剥下来攒着,每攒下一片,就送出一份祝福。

李医生的眼睛湿润了,紧紧地抓着老王头的手,“好,兄弟,你这个礼,我就收下了!”